健康频道 >> 中老年 >>  >> 正文

    如何防范老年痴呆?专家详解早期诊断阿尔茨海默病的秘密-菠菜app

    2021-06-21 11:56:28 来源: 编辑:康康

      新华网北京6月18日电(刘映)老年痴呆不就是“老糊涂”了吗?其实大脑内的病理改变可能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了;老年痴呆不就是记忆力减退吗?其实每3秒钟,全球就会新增一位痴呆症患者,其中约70%患有阿尔茨海默病,它还是全球第五大死亡原因。

      6月18日,由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主办的“2021年阿尔茨海默病(ad)新进展国际论坛”上传来的消息显示,目前中国约有10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,预计到2050年,我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将超过4000万人。

      论坛主席,国家老年疾病临床医学中心-中国ad临床前期联盟主席、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韩璎教授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,阿尔茨海默病防治是一个世界性难题,首要原因在于难以早期发现。针对临床前期ad,如能及时发现并进一步诊断、干预,可有效阻止其病情发展,极大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。

      “老糊涂”不仅危害健康,也为社会带来沉重负担

      全球每年新增痴呆患者约为4600万人,《世界阿尔茨海默病2018年报告》数据显示,每3秒钟就发生1例阿尔茨海默病,该病发病率高,早期发病往往不受重视,而到疾病中晚期往往已进展到痴呆阶段。阿尔茨海默病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哪些危害呢?

      韩璎表示,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。临床上以记忆障碍、失语、失用、失认、视空间技能损害、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,病因迄今未明。目前还没有特效药能逆转疾病进展,晚期患者需要长期卧床,多死于肺部感染等躯体并发症,这些都导致了阿尔茨海默病的高致死率。

      它对健康的危害主要分为两方面,一方面对于患者本身,认知功能逐渐下降,记忆力、计算力、定向力、视空间能力缺失,会出现情感淡漠、情绪急躁、哭笑无常等精神行为异常,生活逐渐无法自理,晚期患者需要长期卧床;另一方面,对于家人需要付出经济代价以及时间和精力,对患者进行照顾,为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。

      “老糊涂”会遗传,后代出现“记忆力下降”要重视

      韩璎表示,研究发现,阿尔茨海默病的病理标志物是β-淀粉样蛋白。简单来说,它们是一些出错的蛋白质,在脑中聚集就会“挤死”脑细胞,让大脑萎缩,使脑功能退化,结果患者就会出现认知功能障碍。

      对于晚发型阿尔茨海默病患者,也就是大家日常所说的老年痴呆患者,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就是阿尔茨海默病的相对早期阶段:痴呆前阶段,现在普遍认为,主观认知下降(有认知下降的主诉,但客观量表评分正常)人群也极有可能会发展为阿尔茨海默病。但仅凭日常观察和自我感知,这种早期信号并不十分明显,需要到正规医院神经内科门诊进行认知功能量表、头磁共振、计算机化的认知功能评估等检查,并且定期随访观察,有助于早期发现阿尔茨海默病。因此,建议所有60岁以上的出现记忆力下降、反应慢、爱丢东西、不能确定物品的位置等问题的老年人,到医院去接受早期检查和干预指导。

      对于有家族遗传史的高风险年轻人来说,虽无认知下降的表现,但风险基因(ps1,ps2,app)和病理标志物检查(脑脊液aβ,血aβ,pet检测aβ沉积)等手段,都可帮助我们早期发现这种早发型阿尔茨海默病,从而采取相应措施进行早期干预。

      韩璎提醒说,既往有研究表明,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约有60%取决于不可改变的年龄和遗传等因素。家族中若有老人患病,要看是家族性ad还是散发性ad,如果是家族性ad,后代的风险取决于是否携带致病基因;如果是散发性ad,其后代患病风险比普通人群增加2倍而已。若患病老人的后代有记忆力下降的症状,就需要引起重视,去大医院的记忆门诊寻求专业的医疗帮助。

      “老糊涂”不孤单,多种疾病与阿尔茨海默病密切相关

      阿尔茨海默病并非孤立存在,还与很多疾病密切相关,比如癫痫、甲状腺功能减退史者等,患该病的相对危险度高。

      韩璎表示,阿尔茨海默病伴癫痫发作并不少见。对于早发型ad患者,其癫痫的发生率更是显著升高。此外,癫痫所致的认知改变与ad本身的认知改变鉴别困难,导致漏诊率是很高的。目前,内分泌系统的变化与ad的联系越来越受到重视。但是目前关于甲状腺功能减退和ad的关系,各个研究的结论不太一致,并没有建立一个明确的关联。甲状腺功能减退会导致认知功能障碍,不一定是ad源性的认知功能障碍。对于具有甲状腺功能减退的患者,首先应该明确甲减的病因,针对病因治疗的基础上,及时补充甲状腺激素。

      此外,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,肠道菌群失调与ad的病理改变,如淀粉样蛋白沉积等密切相关。ad患者肠道微生物的种类及多样性发生了显著变化,如厚壁杆菌、双歧杆菌水平下降,拟杆菌、变形菌含量升高等。

      “我们团队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发现,临床前期主观认知下降(subjective cognitive decline, scd)人群的肠道菌群也出现了特定的改变,并且变化程度介于正常老年人和认知障碍患者之间。这对我们今后开展肠道菌群早期治疗ad提供了初步证据。”韩璎说,未来将进一步探索ad临床前期人群肠道微生态的变化特征,并明确补充益生菌对这部分人群的干预疗效。